回忆录

[xiami soundfile=”http://m5.file.xiami.com/845/6845/168078/2073688_2371626_l.mp3?auth_key=eaa77a08748b7368aefbe1ad3d6995d8-1391644800-0-null” autostart=”yes” loop=”yes”]Highlander — Joe Hisaishi[/xiami]

听着这首平缓中透着更多急迫,又有一种压抑的曲子,我回忆起了快要断片在记忆中的明明不很遥远的过去。

“这段是决心前的沉思。”“这里是终于决定暂时放下,为了更加重要更加美好的心愿。”“这段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独自前行,”“这段是旅程中的心情平静与起伏。是回忆,更是坚定。”“这里是最终一搏。是结束。是美好。”

不管心情是平静还是激荡,总有音乐能产生共鸣。不平静时尤是。这首Highlander尤是。再次听到它,已经没有那么多当时的心情,更多的,只是对过去的回忆,只是,平静。

从五月以来就没有再写过东西了。已经过去了半年之多,我曾动过多次动笔的念头,却总是因为惰性,或是因为失去那份感觉,或是因为感觉失去写的必要,而搁置。

最近站在校园里,常有一种感觉,感觉校园那么地大,大学生活那么地充满机遇充满未知,我却颓废在寝室中。天天陪着撸啊撸的室友,在各种作业与各种懒惰、分心、瞎玩间挣扎。这周就要期中考试了,才发现,自己再也没有那么优秀,自己竟然在担心挂科,而且是以前最喜欢与擅长的数学。不由忆起那段高三时光,不由感叹,我从没想过会来这个地方,更没想过会落魄到这种田地。感叹,那么多机遇自己都没有去抓,那么多知识自己都没有去如饥似渴,那么多时间自己都没有去奋斗。感叹,曾经的雄心壮志,曾经的破釜沉舟,曾经的填报屈辱,去了哪里。看到同学积极地找学长、找助教、找讲师、找教授交流、学习,我不知道该遗憾自己的懦弱胆小,还是感叹自己的碌碌无为。

记得那时,最好的状态下,我曾经即使缺少睡眠依然精力充沛,从早自习开始,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心想着用最短的时间完成最多的事情,速度像是飞起来一样,极其兴奋地、越做越爽地做着各种作业和练习。那种状态很大程度上是看了《巧学助我上清华》之后激发出来的,没有保持几天。但是,那种对清华的渴望,我从来没有变过。为了进入梦中的清华园(真的是梦中,梦到了很多次),我用上了自己拥有的所有智慧,想尽了一切办法,一定要从搞完竞赛的落后状态追上来,不但要追上来,还要和以前一样,比别人强得多。“我不上清华,谁上清华?”我总是用这种壮志勃勃的话来激励自己,增加自信。还记得那时,和她共同写一个本子,有很多迷茫,也有很多鼓励;有很多温暖,也有一些伤害;有很多深情,透着真心。总之,在那时,那真的已经是满满的动力。不会再奢求更多了。我们分享着彼此的梦想,快乐,和委屈。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不管是家长,还是同学、老师、学校,都没有了阻力。有的,只是两个人内心的隔膜。如此,我也就不再遮掩,在这个爱情已经是无论校长、教授、老师,还是周围同学、整个大环境都极力推崇并祝愿的年龄,也开始认真地审视它,讨论它,思考它,追求它。尽管每个老师都在天天以各种方式鼓励我们摆脱单身,我看到学校里一些漂亮或优秀的女生也曾有过些许动心,我还是明白,自己内心的渴望,不在这里。对我来说,她们每个人承载的,还不如那个薄薄的本子承载得多。因此,欲迎还拒。(其实,在很多人看来,把身边的女生全都当做“观赏动物”,好像真的挺傻。)

用她的话说,最后一百天时,我那是“作”,再“作”下去谁都救不了我。也许是吧,只是太多感情再也难以掩埋。是因为高三的压力吗?不得而知。只知道,结局在我的记忆里,就被浓缩成了这首Highlander,遥望梦想,俯看身后,“为了两个人”,选择了一百天的远离。结束之后,我必满载荣誉与阳光,“卷土重来”。

于是我真的像疯了一般,用现在的话说,“丧心病狂”了,狂奔着去追求那个高高的清华梦,从不疲倦。稍有退缩,就想想那个本子,望望那边的她,提笔再战。终于,上天不知道是怜悯我,还是想给我开个大大的玩笑,在第三次模拟考试中,一直在用心补的科目一跃而起,把我拉上了700分。虽然那次考试题目并没有达到高考水平,但是我直到高考前都在暗示自己:它是在告诉我,我有考700分的能力;清华,我能行。于是我愈发的自信。到了最后十天,拉上几个同学,去了五楼的废弃教室泡在里面上自由自习。那里的风光很好,高度很高,眼界很开阔。透过窗户,我望到了最初的地方:我在城里第一个家。那是我长大的地方,开始学习的地方,开始优秀的地方,从小受爸爸的高中熏陶的地方。写到这里,不禁想起小时候,没开灯的卧室里,妈妈和我站在窗前,望向对面的学校,看着喧而不闹的高中生们,看着那些亮起灯的办公室,努力寻找爸爸的身影。还想起那时,爸爸带我穿过家属院的墙洞,去学校盯自习,盯听力,我在台子上滑上滑下,爸爸的班在一楼,那些学生善意地笑着,躲着爸爸,偷偷地看我在教室窗外的台子上玩得正欢。我问爸爸为什么都要听听力,爸爸说,这是学校很多年以前就开始的传统了。记忆停留在那个晚上,亮着灯的老楼,爸爸的班,那些“大孩子”高中生,突然又与我的高三重合,也是那个老楼,还是那个台子,没有了滑上滑下的我,只有匆忙地出来透气,匆忙地回去学习的我。班主任很关心我们的身体,晚自习总是赶我们出来,去操场上活动。记忆又到了那个操场,崭新的塑胶跑道,体育课跳兔子舞的我们,晚上看月亮的我们,一群聚在一起乱逛瞎扯的我们;为了上午体育测试及格,一大早和爸爸来操场恶补的初三的我;黄土覆盖的操场,绿色的水泥主席台,高高的大气球,爸爸的学生的运动会,不好意思见到大哥哥大姐姐的羞涩的我……此时此刻,记忆重合,我真的不知道是在回忆高中,还是在回忆小时候了。总之,无论如何,我是在回忆这个中学,让我又爱又恨的高中,夏津一中。

突然发现,回忆到小时候,回忆到爸爸妈妈与我的成长,我的鼻子开始堵塞,眼睛开始湿润。这才发现,那些从没回忆过的,从没哭过的,从没想过要珍惜的,竟然有我最爱的,远远强于明明是朝思暮想、欲罢不能的心里的那个人。这才发现,最能勾出眼泪的,不是别人,正是父母。

好吧,记忆已经凌乱了。我是想回忆高三,却牵出了这么多。但高三时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不仅是想想她,更是还有想一想自己的过去,自己的成长,牵动着的所有关于家庭的回忆,无不在激励着我、鼓励着我、推动着我,奔赴清华园。然而,我最终还是让所有人失望了,包括我自己。当时我把原因归结为竞赛耽误的影响挥之不去,以及最后的复习策略重大失误:完全另起炉灶,太过相信自己,以为自己很了解自己,其实相比于老师的安排,做了很多无用功,也因为自己并不强的自制力,效率不高,浪费了时间。不过后来,我总是爱加上最后十天和她以及某某我现在依然讨厌的人之间闹出了很多不愉快这个原因。那时我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完全没有了静下来做任何事的能力。记得那天,看见桌子上的书,我都想撕烂,扔掉。不过记忆总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模糊、偏差。一开始我不认为有这个原因,因为最后几天我仍在不停告诫自己:放下所有与高考无关的事,专心准备眼前的复习,抓住了高考就抓住了一切。而且我也真的这样做了。只是后来,出于教育意义或是出于惯性思维或是什么,我把它当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现在说来,影响不可否认,但确实没有那么致命。还记得考试期间,除了最后一科基本能力外,我都很淡定不去想他们,用尽心思去答好眼前的这张试卷。但,重要的是,考试期间,我也很淡定地忘掉了清华梦,只剩下了答卷。

基本能力考试结束,我飞奔到科技楼五楼,以为,能遇见她,牵起她的手,给一百天前的决定画上一个句号。但是,什么都没有。没有遇见,后来也没有好转,更没有什么牵手。我默默地捂着胸口,看着那个人无所忌惮地向她用行动用语言表达着对她的爱意,和朋友慢慢地走回了家。从那儿到校门的路,很短,却感觉走了很久。也许我一直在等待一个呼唤,呼唤我的名字,在等待一个回头,回头看见她向我招手。但是,什么都没有。我不再去想他和她发生了什么。高中,就这样宣告结束。六年,也就这样宣告结束。从此,能否再见,请去问天。

等待成绩的过程是淡定的,也是急切的。我是第一个查到成绩的,在查到成绩之前已经通过小道消息知道了一本线是554,感觉很惊讶,也猜测它会不会说明分数很低,我会不会只考660多分。于是我兴奋地,迅速打开查成绩的页面,一直等到时间到了,在疯狂的刷新中,一个不小心的F5,让成绩映入了我的眼帘。660。有了一本线的预防针,我一开始没有难过。然后,听到了有665,662,以及其他地方的六百七六百八六百九十多分,我的心情……无法描述。我只能描述为,我想报个山大,离家近一点,就这样算了。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我还是离开家乡,远走高飞,来到了哈尔滨,这个现在四点多钟就会天黑的地方。于是也就有了更多的黑夜给我沉静,给我思考。工大是美的,是好的,尽管也有一些不如意,但我必须爱它。我有了有爱的室友,有了友善的新同学,过上了人生中第一次集体生活与独立自主的生活。我想做什么,不会有人再有过多干涉。就算做一些过分的事,如果不告诉父母,也没有人会管我。(当然,我不会做的。)过去的九周很美好,尽管很不尽人意。中午和室友“一不小心”来到了西门外的米线店,吃着米线,我又想起了刚来到这儿的时候,想起了初次见面,突然蒙上了一层美好的橘黄,想起了爸爸妈妈的关照,想到这么多,眼眶又有些想要湿润。但是我没有。在这儿,在这时,不是感伤的时候。这是改变的时候。

在这不尽人意的九周里,我也被称作过大神,我也熬夜到三点多补过作业,我也把自由时间浪费了很多到闲玩上,学得很不踏实。还有四天就要期中考试,工科数学分析和线性代数,如果不想挂科,我只能从现在开始,茶不思饭不想地加把劲了。这也是我愿意在今天回忆起高三那些一直不愿提起的心情的原因之一。

哦,还有那个她。暑假的同学聚会上,又是因为那个某某某,以及引出的一系列事,我们变得雪上加霜。好像是认清了现实,好像是意识到了未知的未来还有很长,我决定不再理她,把她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扔到了角落,或者直接删掉。我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反正,从未在一起,亦未算离弃,也许,六年生发出的一切感情只不过是我自己的臆想,只不过是我自己的感情,而她从未有过。

可是不知是自己太过思念还是天意弄人,刚来到工大的某一天,我在微信中添加好友,因为眼花,认成了别人,不小心对她申请了好友。没办法,无法撤回。更弄人的是,正在我又后悔又期待时,她接受了,而且对我的态度还好了很多。我不敢狂喜,只敢谦逊,一步也不敢前进,一点也不敢暧昧。没想到,我对她从暑假积累起的思念,从这时开始不再隐藏,喷发出来,驱使着我,就这样聊了很久,好像越来越习惯,越来越熟悉。

我才发现,我根本离不开她,放不下她,我需要她,因为在我心里,她从没离开过,即使在她心里,也许我从未存在过,又或许真的已经存在那样一个人,牵动她的每一丝神经,就像她牵动着我的每一丝神经一样。

“在我心里,你始终都是那个唯一。就像,也许曾经,我在你心里那样。”

我们的思想差了很多,我们的共同语言没有多少,可是我好希望,有一天我能自信地说出,“我爱你,你也爱我,这就足够了”。我需要整天学习刷题码代码,你需要终日画板写稿背英语,但思修老师说,完全不同的人能走到一起,是因为互补性。即使是自我安慰,又能怎样。

至此,什么对于校园里妹子的迷茫,什么颓废,我想都可以去死了。在你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时候,唯有学习!

《回忆录》有6个想法

  1. 现在看来,我必须要跳出那个魔障。所以,我的选择是无比正确的。现在,我感觉我的心里更加坦荡,选择更加从容,理想更加丰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