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夏令营的尾巴

下午刚刚睡醒,暂时还比较清醒。
天阴沉沉的。是要下雨吗?听说很多地方已经下了大暴雨,比如德州,比如北京。
今天早上看微博,看到北京暴雨中市民们在微博上传递那种不知道用什么词可以代表的感情。那是多长时间没有见过的。见惯了老人摔倒的趁火打劫,突然见到各种有条件的市民帮助被困的人,提供免费住处和食物,竟然有些感觉不自然了。于是必然要出现道德沦丧者。据说一个人救济一男一女在他家住、避雨,第二天发现家里的苹果笔记本等被偷走了。不过,就像一位评论者说的,“我仅仅把它当成故事来听”。
中午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几天不变的吃到吐食物依然无法阻挡我拍照的脚步。这是在昌邑一中的信息学夏令营的最后一天了。有些人今天下午就要走,而我们是明天走。很多人没有睡觉,很多人几近疯狂。午睡被楼道里似乎与往常一样的吵闹声吵醒,我突然想出一句话:这些甲状腺激素和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的人们啊,你们真的是来学习的吗?机房里的dota和cs又怎么样呢?

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一天到晚加上做梦,都满脑是信息学的日子了。前天晚上睡觉,我梦见我宽度优先遍历了一张图,边遍历边后悔,忘记编写访问操作和剪枝条件。昨天就梦见了眼前是个三重循环的动态规划,我在不停地递推,一直推到天亮。
这几天一直没有睡好。床又小又硬,席子质量很差一动就坏,垫子什么效果都没有,于是晚上睡得很不舒服。但是总能出奇地容易地睡着。
这几天一直在提高1班和2班之间游走。第一天上午在提高2班考了个0分,我便再也没有去考过。前几天觉得1班和2班讲的东西是天壤之别,这几天竟然分不出来了。应该是难度斜率k1>k2=0吧。7天下来,我觉得我会了好多东西,提高了不少。但是我几乎一个程序也没真的写过。回去必须练,不然跟没听一样。
下午,自己提着电脑去听提高2。当然不抱听懂的希望。这几天一直和闻达的好朋友、同是提高2班的李亚菲保持联系,人家不愧是从山师附中出来的,前几天的题目都听懂了(甚至早就听过了),今天一天直接翘课睡觉去了。一群人正在上面拷课件,我还是没有勇气。
来上课的路上,很凉爽,从高楼边上走过,看见蝴蝶在飞。是在挽留这段青春吗?

从宿舍3楼的俯瞰大课堂(教师发展中心)

湖面如镜美丽的昌邑一中

《写在夏令营的尾巴》有2个想法

  1. 可以啊,在大学里进ACM集训队,那个时候“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一天到晚加上做梦,都满脑是信息学的日子了”这句话就不会成真了,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