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跨年之际

一直想写很多东西,可是由于可恶的拖延症,全都化为了泡影。于是,现在面对着这一个空空的白框,竟不知道该如何下笔。回归?反思?新的开始?新的三观?一个结束?

  这些曾经按序在时间轴上不均等排列的、可能曾经极大地激发起我写作热情的思绪,现在却在窗外轰隆隆的爆竹声中显得不那么重要了。现在只应该说:

新年快乐!

2014-1-31

上面这一段,完美地诠释了我的拖延症是多么的无药可救。 :qd:

继续阅读“写在跨年之际”

回忆录

[xiami soundfile=”http://m5.file.xiami.com/845/6845/168078/2073688_2371626_l.mp3?auth_key=eaa77a08748b7368aefbe1ad3d6995d8-1391644800-0-null” autostart=”yes” loop=”yes”]Highlander — Joe Hisaishi[/xiami]

听着这首平缓中透着更多急迫,又有一种压抑的曲子,我回忆起了快要断片在记忆中的明明不很遥远的过去。

“这段是决心前的沉思。”“这里是终于决定暂时放下,为了更加重要更加美好的心愿。”“这段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独自前行,”“这段是旅程中的心情平静与起伏。是回忆,更是坚定。”“这里是最终一搏。是结束。是美好。”

不管心情是平静还是激荡,总有音乐能产生共鸣。不平静时尤是。这首Highlander尤是。再次听到它,已经没有那么多当时的心情,更多的,只是对过去的回忆,只是,平静。

从五月以来就没有再写过东西了。已经过去了半年之多,我曾动过多次动笔的念头,却总是因为惰性,或是因为失去那份感觉,或是因为感觉失去写的必要,而搁置。

最近站在校园里,常有一种感觉,感觉校园那么地大,大学生活那么地充满机遇充满未知,我却颓废在寝室中。天天陪着撸啊撸的室友,在各种作业与各种懒惰、分心、瞎玩间挣扎。这周就要期中考试了,才发现,自己再也没有那么优秀,自己竟然在担心挂科,而且是以前最喜欢与擅长的数学。不由忆起那段高三时光,不由感叹,我从没想过会来这个地方,更没想过会落魄到这种田地。感叹,那么多机遇自己都没有去抓,那么多知识自己都没有去如饥似渴,那么多时间自己都没有去奋斗。感叹,曾经的雄心壮志,曾经的破釜沉舟,曾经的填报屈辱,去了哪里。看到同学积极地找学长、找助教、找讲师、找教授交流、学习,我不知道该遗憾自己的懦弱胆小,还是感叹自己的碌碌无为。

继续阅读“回忆录”

A LONG BREAK

A BREAK FINALLY!!!!LONG!!!LONG!!!

Q:How on earth long??!!

A:FIVE DAYS!!!

我不由得再一次感慨,天哪,五天的假期!竟然五天!

对于我们这种奥赛班的不知放假为何物的大木瓜们来说,学校突然给了我们五天假期,真是受宠若惊啊。

可是对于我这种呆瓜来说假期只是个补觉的时间罢了。人家木头军有看看书上上网写写作业溜溜弯,小蓓有天河山一日游,我可是啥也没有。我也就看看电影和动画片,弹弹琴,睡睡觉,五天就过去了。Boring,however,relaxing.

继续阅读“A LONG BRE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