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某人

如果你猜不到是写给谁的,那就不要再猜了,就当是写给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的吧,虽然你可能一看就觉得不像你。

你很在乎自己的学习,却很少(或者从来没有)得到过令自己满意的结果,那是因为你没有真正付出过。直到很差的成绩再一次给你重击,你才发现,真的该努力了。于是你说自己管不住自己,说自己没有常性。

心态

你确实和别人不一样。这不仅是我,更是很多人一致同意的。

我总觉得你跟大多数人不一样,你是个很“城市化”的人,但是没城市人那么讨厌,用这个词,只是说,我在你身上感觉不到那种我们这里一般的人会有的淳朴的“土”的气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甚至想这么说:你完全是被网络上各种“俗”(比如追星,比如微博,比如自拍,比如某些非主流,比如泛娱乐,比如轻阅读)影响了,因为你太贪玩,太容易接受,太容易为别的东西和人所吸引。甚至,你说话的方式、态度、语气都和别人不一样。(这个主要体现在网上。)

 

继续阅读“写给某人”

我不是个好儿子

妈妈端着一碗牛奶,拿着蛋糕,走进了我的卧室。我没有停下手中的笔,也没有理睬。妈妈轻声说:“你那句话多么令人伤心!‘我妈哪里好啊’,难道妈哪里都不好?”

我竟想了许久才想起那句话。可是我,与其说是装作没听见,不如说是无言以对。我常常挂在嘴边,不时对妈妈吼出的话,竟能这样刻在她的心里。我不禁回忆,不禁沉思。

自从有了我,妈妈便辞掉了工作,专心在家养我,留下了仍有满腔热情的爸爸奋斗在教坛。因此,我的童年记忆割不去妈妈的陪伴。

从幼儿园起,我的每段记忆便都有妈妈的身影。还记得那时每天最盼的,就是骑着一辆笨重的自行车,车筐里放着一个鼓鼓的方便面袋的妈妈。那袋里总会有我最喜欢的能陪我一路的饼干。我忘不了那时我天真的满足的笑和妈妈幸福的笑。

继续阅读“我不是个好儿子”

暖冬阳光

午后三四点的阳光,在冬季的斜映下,总是那么柔和,给人的印象是一片淡黄色。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舒适的午睡给了我享受这一切的宁静,静静地坐在写字台前,尽情敞开胸膛敞开躯体敞开心灵,沐浴着这冬日午后的阳光。

音乐在这时也成了煞风景之物,在这安详的阳光下,一切都显得多余,甚至深夜安静的忧伤的催眠的纯纯的曲子,此时也只见其嘈杂。唯有我,与这暖冬阳光,构成了自然的最美妙的旋律。我沉浸在我的音乐中。

但这种光景,我总是无福享受的。拘束在睡眠的呼吸声与沉重的书页翻动声中,压抑在书本、习题、考试间,连这午后三点的阳光,也成了奢侈之物。我只能一遍遍在脑海中放映出那十分陌生却又似曾相识的感觉与场景,用黑色的笔,笨拙而又努力地用文字试图描绘出记忆中那一抹淡黄。

每当恍恍惚惚,竟有一天假期,又痴痴地坐在写字台前发呆时,那午后的阳光就毫不拘束地洒在我的身上。这总是会使我联想起一幅幅美好的画面,翻出一段段安静快乐的记忆。

继续阅读“暖冬阳光”

那些花儿

当一个人忧伤时,他会听安静的音乐;

当一个人悲痛时,他会听悲伤的音乐;

当一个人绝望时,她就不再需要音乐了,因为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挽歌。

就在今天,我从一个麻木的旁观者,变成了第一种人,继而成为了第二种人,感受了小贝作为第三种人;

就在今天,我第一次用感情去弹奏,使自己曲罢而泣;

就在今天,我第一次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悲痛,感觉到自己真正作为一个人而存在;

就在今天,我开始思想,对生命的思索——生与死到底在何方,又是什么样的界限。

继续阅读“那些花儿”

我的高一

人生永远不会停站。笔停了,生活不会停。冷清了,青春仍飞扬。16岁这年,我走过了高一,美妙,充实,而又紧张。

人生中再也不会有这样一年了。这个属于我们的,不像别的同学一样有那么多欢乐却又乐在其中的,特别的高一。

2010年的6月,我认识了一群很美的同学。(我向来是很谨慎地使用“美”这个字的。我认为“美”不是单纯的漂亮,而是一种人格。)我们组成了这样一个有爱的班级,2班。

(其实我写这篇文章只是为了记录一下我的高一生活,文辞很平淡,仅仅是为了有所记录,迨人已中年,回忆青春,仍能有所凭借。)
继续阅读“我的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