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创新与知识结构

(本文所有图片来源于网络)

ppap

“I have an apple, I have a pen… Ugh! Apple Pen!”

“I have a problem, I have an idea, (?), Innovation!”

创新到底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从发现一个问题,并想到用某种方法解决问题,到实际解决问题,中间实际上还隔着一层“窗户纸”。对于一个问题,能够想到某个想法的人很多,但这个想法通常不能直接简单地应用到问题上面;能够捅破这层“窗户纸”,让想法从不可用变成可用的人,其实是很少的。而所谓的创新,其实并不只是想到某个想法,更重要的是“捅破窗户纸”,让这个想法变得可用、成为现实。

继续阅读

终于还是开通了公众号

538efefbjw1eof7bmw3okj20dc0dcdgp

点此播放:莉莉安-宋冬野

开头放一首最近最常回荡在脑海中的民谣。

从初中开始,维护了八年多的博客,虽然至今还活着,但最近几年已经很少更新过了。没有关掉的原因,除了想靠“拥有独立博客”来装下X,也是留个念想,留段回忆,期待将来还能焕发新生吧。

越来越多的朋友都开通了自己的订阅号,不时在里面写些东西,也是颇有一番情趣。前几天火的那篇985、211的文章,且不论是否有创业团队推波助澜,都证明了微信公众号的巨大潜在影响力。昨天研究“微软小英”服务号时,对它的FAQ里的一个观点很认同:微信公众号作为一个附属平台,天生就拥有用户入口上的优势。和朋友聊微信、刷朋友圈累了,用户回到首屏,很可能就被公众号的推送再次吸引过去了。这么一想,我之前觉得公众号比独立博客不知low到哪里去了的观点也就消散了,开一个自己的公众号,还是挺有意思的,也可以作为博客的一个第二入口和展示平台,更方便地把内容呈现出来,比如同步在博客和公众号上发布文章,或只在公众号上发一个TL;DR(太长不看)版本,然后把“阅读原文”链接设为博客文章的链接,就像本文一样。

继续阅读

走下去

(哈工大国际交流协会官方微信公众号“HITers在世界”栏目约稿)

香港大学的交换生活早已结束,现在的我坐在电脑前,回忆起南方的气温,竟不知从何处下笔。按照原计划,这篇文章应该是我“读书-行路-阅人”三篇交流总结的最后一篇,可望着博客的标题栏迟疑了许久,我还是放弃了“阅人”这个标题。想想那些已经天各一方的小伙伴们,他们每个人都发着光,都是故事的主角,而我,只不过是他们故事中的一个同伴,陪着他们走过了故事的一个或精彩或平淡的章节,成功从主角那里得到了一点人生的经验,此后再也不会出场,又怎敢大谈“阅人”?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如是而已。

继续阅读

将01字符串转换成二进制输出到文件

今天有个学弟问我,他已经实现了哈夫曼编码,把一个字符转换成了01字符串,比如’a’=>”111″,现在要对一篇文章用哈弗曼编码压缩,也就是把每个字符都转换成01串,然后以真正的二进制形式输出到文件中,也就是说,“111”不再是三个字节(byte),而是三个二进制位(bit)。想到我上学期做软设I的时候动态哈夫曼编码最后也只是输出了01字符串,没有输出成真正的二进制,于是就顺手写了一段转换程序,算是给那个小项目做个了结吧。

继续阅读

Travelling As An Exchange

【哈工大国际交流协会(HICA)官方微信公众号“HITers在世界”栏目约稿】

大家好,我是2013级计算机科学试验班的杨志飞。没错,我又回来了,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我上次分享给大家的《港大交换初体验》呢?“读书,行路,阅人”,上次,我从读书的方面介绍了我在港大的第一个月。这次,我要来分享我两个半月以来的“行路”啦~

所谓“行路”,按我的理解,其实并不仅仅指到处旅行、周游世界。行路的根本目的是“悟于实践”,只不过旅行可能是通过全方位的感受,让人最容易在各方面启悟的方式。旅游和旅行的区别,是一个用脚,一个用心。两个多月以来,我也是走过了很多地方,产生了很多思考。希望接下来的部分,传递给你的不仅有我的所见,更有我的所思所感。

继续阅读

港大交换初体验

(哈工大国际交流协会官方微信公众号“HITers在世界”栏目约稿)

Hello大家好~我是2013级计算机科学试验班的杨志飞,这学期正在香港大学交流学习。很荣幸高大上的HICA能给我这个机会来分享一下我在香港大学作为交换生,这丰富多彩的第一个月。

33_2446_9c0cd2692ac9c13

↑百周年校园的校徽墙,很多学生和游客喜欢在这儿合影~(网上盗图,侵删)

记得大一的时候听学生会主席贲放学姐讲过,她认为大学应该做的,是读书、行路、阅人无数。我对此深以为然,下面就从这几个方面,讲一下我的港大交换初体验。我不太热衷于拍照,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继续阅读

简单均匀Open Hashing的Search操作平均时间复杂度证明

在HKU的COMP2119 Intro to DS&A课程中的一点收获,以前学习数据结构时没有这么注意理论细节,导致今天一开始没有搞明白,现在大概清楚了,在这里记录一下。写得比较啰嗦,主要是为了容易看懂。Wordpress自带的编辑器打公式实在是太蛋疼了,以后有空要好好整理一下。

继续阅读

用数学归纳法证明病狗问题

《数学文化》课程的第一个作业,是用数学归纳法证明病狗问题的病狗数等于枪声响起的天数。

题目如下:

一个屋子里面有一群人(人数>1),每人领着一条狗,而这些狗中有一部分病狗(数目>0)。假定有如下条件:

1、狗的病不会传染,也不会不治而愈;
2、狗的主人不能直接看出自己的狗是否有病,也不能互相交流,只能靠看别人的狗和推理,来发现自己的狗是否有病;
3、一旦主人发现自己的狗是一只病狗,就会在当天开枪打死这条狗;
4、狗只能由他的主人开枪打死。

如果他们在一起,第一天没有枪声、第二天没有枪声……第n天发出了一片枪声,问有几条狗被打死?

继续阅读

迟来的大一总结

从这篇日志的发表时间就可以看出我上大学以来的状态——重度拖延症。随着各种事情越来越多,虽然几乎都是自己选择的、自己愿意做的、喜欢做的,但我还是不可避免地犯上了拖延的毛病。也许这是我内心深处怯懦、优柔寡断的本性导致的必然结果吧。

抛开这些不谈,在这个风和日丽,没有急事,不想写作业的国庆假期第五天,我终于决定坐下来好好整理一下我大一这一年的经历,免得再过一段时间,连自己都忘了那时有过多少兴奋、苦痛、甜美与悸动。

Freshman的新鲜,年度项目的兴奋,“高等”数学的智商不够用,第一门编程课的热情,深夜补作业的悔恨,考前通宵复习的忐忑,期末成绩的惊喜,参加珠峰计划的决心,参办钢琴社团的激情,卓越你未来的感动,认识女神的激动,ACM的再续前梦,捉虫大赛的乌龙与自省,各种耽误课和作业后的干脆弃疗,香港交流的梦幻,通宵赶科创的昏天黑地,期末作死成绩的伤心,进入实验室的重大人生转折,失去了一个最亲朋友的一失足成千古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