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前夕的随想

    明天八月一日,又是一年开学时。这次,我们是要进入传说中最变态的一年——高三了。

    还有个位数的小时就要结束的这个暑假,也许会是高中毕业以前我所经历的最有意义而又最轻松的一个假期。

    说有意义,是因为我总算没有虚度这个20天的暑假。前几天,彻彻底底的放松,顺便重温一下已经放下一两个月的OI。然后就到了潍坊市的昌邑市(好别扭的说法),开始7天的信息学夏令营生活。在那里,我不仅系统地学习了信息学竞赛的知识,也丰富了人生经历,得到了很多生活经验、哲学思考和生活启示。Now I can’t resist remembering it.(一个暑假没动英语!Now  I miss English so much that I can’t help using it!!)(为了保持结构紧凑,有兴趣的reader请到这里阅读camp summary)23号下午从潍坊回到济南,我直接就跟闻达玩去了,让他请客吃饭看电影(嘿嘿),然后一直玩到24号下午,和赵志宇一起回了家。(我又想起了赵志宇用我的手机给我爸妈说不要来接了,做他家的车回去,@#……&**&~~……%¥#@)这回可真是满足了我看电影的欲望,先是看了《四大名捕》(from which I learned the idea that true love requires no deeds aiming to get it),然后看了《画皮II 3D》,这个是全当做看特效了,没啥感觉。(突然发现这么长时间没写英语,语法、词组什么的都忘干净了。)回到家,几天时间本来是打算认真练习学过的东西,但是,结果你懂的……只是练习了高精度和排序而已。。现在我做梦都梦见自己在打#include<iostream>。总是一不小心就到了NOIP吧乱转,然后又一次被打击:不用STL就别选C++。可是我现在仍然对STL一窍不通。我的C++程序几乎就等于.C把后缀名改成.CPP的东西。不管怎么说,如果说那几天夏令营让我掌握了必要的知识,那么这几天乱七八糟的练习就让我对OI实战熟悉了不少。

继续阅读“高三前夕的随想”

写在夏令营的尾巴

下午刚刚睡醒,暂时还比较清醒。
天阴沉沉的。是要下雨吗?听说很多地方已经下了大暴雨,比如德州,比如北京。
今天早上看微博,看到北京暴雨中市民们在微博上传递那种不知道用什么词可以代表的感情。那是多长时间没有见过的。见惯了老人摔倒的趁火打劫,突然见到各种有条件的市民帮助被困的人,提供免费住处和食物,竟然有些感觉不自然了。于是必然要出现道德沦丧者。据说一个人救济一男一女在他家住、避雨,第二天发现家里的苹果笔记本等被偷走了。不过,就像一位评论者说的,“我仅仅把它当成故事来听”。
中午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几天不变的吃到吐食物依然无法阻挡我拍照的脚步。这是在昌邑一中的信息学夏令营的最后一天了。有些人今天下午就要走,而我们是明天走。很多人没有睡觉,很多人几近疯狂。午睡被楼道里似乎与往常一样的吵闹声吵醒,我突然想出一句话:这些甲状腺激素和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的人们啊,你们真的是来学习的吗?机房里的dota和cs又怎么样呢?

继续阅读“写在夏令营的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