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交换初体验

(哈工大国际交流协会官方微信公众号“HITers在世界”栏目约稿)

Hello大家好~我是2013级计算机科学试验班的杨志飞,这学期正在香港大学交流学习。很荣幸高大上的HICA能给我这个机会来分享一下我在香港大学作为交换生,这丰富多彩的第一个月。

33_2446_9c0cd2692ac9c13

↑百周年校园的校徽墙,很多学生和游客喜欢在这儿合影~(网上盗图,侵删)

记得大一的时候听学生会主席贲放学姐讲过,她认为大学应该做的,是读书、行路、阅人无数。我对此深以为然,下面就从这几个方面,讲一下我的港大交换初体验。我不太热衷于拍照,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读书

初到港大,我们都会为这所土豪学校的学习资源之丰富,感到惊讶不已。从Library变成Libraries的感觉就不说了,光看那个高大上的Chi Wah Learning Commons(智华馆),我们就感到了十分的满足。智华馆是港大在百周年校庆时建好的,里面的设施之豪华自然不必多说,几图胜千言。

WeChat20150928_1

chiwahtable

从各种高端电脑和各种形状的学习桌到自带网线电源显示器的半开放隔间,再到所有学生都可以随意预定的有超大电视的discussion room(当然也可以用来做其他事情,比如自习和上tutorial :smile: ),以及绝对安静的Quiet Study Room,智华馆给我们的感觉只能用舒服和奢华来形容。如果非要再加一个的话,就是冷……开到16度的中央空调真不是闹着玩的?……

港大的信息化程度也很高。智华馆和所有图书馆的study table和各种room,以及三个文娱中心的体育室、音乐室、活动室都可以在portal上随意预订,图书馆的printer、computer和scanner可以随意使用,智华馆的printer不仅提供免费的打印额度,还支持直接通过触摸屏操作发送到邮箱或U盘。走在校园里,到处都是campus TV,播放着港大的宣传片、新闻和学生会的小短片,三个WiFi信号也是布满校园各处。另外,我所在的CS系还给学生提供了大量printing quota、vpn、多个linux服务器的ssh、24小时进出iMac和PC机房的权限、邮箱以及网盘和个人主页服务,就连我这个交换生也一点都不差,真的是十分感动。

Screen Shot 2015-09-28 at 18.51.25 Screen Shot 2015-09-28 at 18.51.31

↑和清北复浙以及天大和工大的交换生小伙伴们一起在智华馆book了一个隔音效果超好的discussion room看阅兵直播,除了我们也是没谁了……?

不过大家也不用太羡慕,清华老校长梅贻琦曾说过:“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以上介绍只是为了开(zhuang)个头(bi),烘托一下高大上的气氛,相信大家也和我一样,在学习方面真正在意的是这里的教学质量、学术环境和学习气氛。

在港大,学校要求每人每学期修4~6门课,每门课6个学分,大家一般都会修四五门课,六门甚至七门及以上(需要自己申请)的都是大学霸,因为没有那种混学分的水课(即使是通识课也很harsh),每门课的任务都比较重(工作量不少于工大四学分左右的专业课)。课程的内容都比较先进,全英文授课,每年都要更新,完全和当前最流行的东西接轨。港大似乎是不太注重上课的一间大学,Lecture(讲课)可以不去,要计分的Tutorial(辅导课)则是提供更具针对性和实用性的辅导。课安排的也比较少,所以也就很少有那种“满堂灌”的课,课上讲一些核心、重点内容,其余的一大堆学习内容都作为reading和assignment安排给学生。其他系我不知道,我选的CS系课程的实践性内容还都蛮有趣的,比如编译原理去年的期末考试是用2.5小时现场完成一个乐谱编译器,将某种“乐谱高级语言”翻译成最低级的一个个音符;软件工程的project是为某公司的软件开发组做一个项目跟踪工具,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告诉我们,我们要与之沟通以确定需求、前景、应用场景以及修改要求的client,也就是该公司派来的负责人,恰好跟我们的TA长得很像,所以每次跟TA交流时(会记分),要先声明我们是把他们当成客户还是助教……这脑洞也是让我醉得不行了。

WeChat20150928_5

↑我选了五门课,这是我的课表。课不多,但任务不少,基本上所有工作都要在课下完成,所以也并不那么轻松

WeChat20150928_2

↑智华馆某个分散摆放着电脑的教室,COMP3259 Principles of Programming language的Tutorial(辅导课),萌萌哒助教(一般都是系里的博士生)在给我们讲用Haskell时要注意的一些点。这门课是学习构造编程语言的基本原理,并用Haskell实现一个类javascript语言解释器。

而作为一个从工大出来的工科生,其实我很想告诉大家,在工大学习并不一定比在外面差。诚然,港大采用国外先进的课程体系和授课方式,有更加自由的选课制度和更加人性的评价方式,有更加便利的学习环境。但是,我在港大感受到的课程难度,特别是专业学习的气氛,并没有比工大好多少。前面提到的编译原理上机考试,因为2.5小时没人能做出来,最后老师不得不把考试时间延长了好几个小时;我选的五门专业课,虽然在Moodle(和工大的乐学网是一样的东西)上有很详细的资料、课件、公告以及讨论区,但是至今我在讨论区总共看到的帖子数不超过5个。在宿舍里,也并没有见到其他专业的孩子们多么埋头苦读,反而是搞活动high到半夜两三点的时候比较多。反观工大,我们班的小伙伴们讨论ubuntu、自动机以及软工的coding已经high得飞起,像计院的孩子,写代码写到两三点更是家常便饭。另外,和我一起来的两个大四学长学姐说,他们现在更加感觉到工大的“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不是随便说说的,他们在这里上的专业课,很多还在介绍他们在工大专业课里已经学得烂熟的东西。当然,这并不是说港大的学生不爱学习,君不见半夜两三点以后他们专心致志赶deadline的身影,也未见课上课下他们用英语毫无压力地和老师讨论问题的神态。港大的评价体系和工大不同,工大作为一所传统工科院校,还是学习成绩为上,专业能力为上。而在港大,活动能力和学习成绩同等重要。GPA超过一个线以后就无所谓高低了,一个GPA4.3但没什么活动经历的人,和一个GPA3.8但活动经历丰富的人竞争同一个机会,一定是后者赢。港大的学生都希望GPA“过3爆4”,而且很多是到最后一个月(这个月一节课都没有)才开始冲刺,之前的时间多花在活动和交际上,也算是一种明智的表现吧。毕竟我们不能否认,按照评价体系的要求去发展自己的,永远占主流。

港大的这种评价体系其实也是适应了多数学生的诉求,正如工大的“学分绩至上”的评价体系也反映着大多数普通同学的利益。香港大学的学生多出身于中产阶级,他们选择学习的也多是人文、商科,而不是内地学生普遍青睐的理工科。港大的学生只有极少数真正有学术兴趣的会选择读研究生,研究生院绝大多数学生和老师都是从内地来的。多数本地学生都是准备本科毕业后就去工作,投行等金融机构是他们的就业热门。他们有背景、有资本也有实力做到这些,相应地,学校就应该提供比学术教育、技术教育更加丰富的教育,因此,活动能力、组织能力、领导能力等非学术性能力,就被提到了和学习成绩同等甚至更高的地位。而内地就不同了,由于大家都看得见的原因,选择科学技术类专业的人更多,学到过硬的本事,才能有好的发展。工大又作为“工程师的摇篮”,把上课、实验排得满满的,成绩要求得死死的,也不是不能理解了。不过工大还处于国际化建设和多元化培养的初期,我们不能操之过急,也要在自己心中有一把尺,明白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学校制定的培养方案是尽量顾及大多数人的,也就无法完全适合某一个人,少一些抱怨,多一些理智的选择和放弃,才是我们应该做的。在一个欢迎会上,有学姐曾给我们讲,她现在已经上班了,才明白大学的每一天都是多么的宝贵。由于工作需要,她在香港还报过几个培训班,其价格,一周七次课就要几千块。而这些资源,在大学里却是要多少有多少。因为你是学校的学生,所以你有无数的课可以去蹭,有无数的老师愿意帮你,有无数的书可以去读,无数的设备可以去用。如此比较下来,你在大学里每虚度一天,实际上就放弃了无数的财富;你在大学里每利用好一天,实际上就节省了未来无数的开销。因此,请且行且珍惜~


 

 

但是交换的意义又怎么能只限于读书学习呢?记得在orientation的时候,老师们说,在港大,要“work hard, play harder”,作为交换生,更是要”choose less courses, do more what you’ve never done”。Great things never come from comfort zones. If you want something you never have, you should do something you’ve never done. 想知道那些更加精彩的课程学习之外的事情吗?那就期待下一期“行路”吧!

最后附上我觉得很好听的港大百周年校庆的主题曲《明我以德》(已经快要成为校歌了),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