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去

(哈工大国际交流协会官方微信公众号“HITers在世界”栏目约稿)

香港大学的交换生活早已结束,现在的我坐在电脑前,回忆起南方的气温,竟不知从何处下笔。按照原计划,这篇文章应该是我“读书-行路-阅人”三篇交流总结的最后一篇,可望着博客的标题栏迟疑了许久,我还是放弃了“阅人”这个标题。想想那些已经天各一方的小伙伴们,他们每个人都发着光,都是故事的主角,而我,只不过是他们故事中的一个同伴,陪着他们走过了故事的一个或精彩或平淡的章节,成功从主角那里得到了一点人生的经验,此后再也不会出场,又怎敢大谈“阅人”?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如是而已。

来香港交换,不能不提的是冯氏基金会的冯氏学者项目(Fung Scholarship)。Fung Scholarship是香港经纶慈善基金有限公司设立的奖学金,为外出交换的香港学生以及来港交流的部分国际学生和大陆生提供生活费资助,旨在推动领袖人才培训的发展。工大属于大陆合作高校之一,所以我很荣幸地成为了一名Fung Scholar。Fung Scholarship不仅是一个奖学金,更是一个social network,经常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加强冯氏学者的networking,这是让我十分佩服的。每年,基金会都会在某个合作地举办一个Fung Scholars Leadership Conference,并全额资助一些Fung Scholars参加活动,与各种大牛和成功人士networking,深入交流。而我也是有幸被选中去新加坡参加了FS Leadership Conference 2015。

FS Leadership Conference 2015

FS Leadership Conference 2015

香港大学的交换生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学生,Fung Scholarship也给了我们很多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年轻人social的机会,但很遗憾由于性格原因我并没有主动去勾搭外国友人,主要的交往范围还是在大陆交换生中。当我和其中一个朋友L谈起这个遗憾时,他的话给了我些许宽慰:“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想和外国人说话?只是因为他们是外国人?我喜欢和他们一起泡吧,所以和他们说话,你如果没有和他们交往的理由,又为什么要强求?”

一起参观香港科技大学(HKUST)的一群内地Fung Scholars

一起参观香港科技大学(HKUST)的一群内地Fung Scholars

这让我想起了一位学长。他说,在没有出过国以前,只要有出国的机会,自己总会抢着参加。可出国的次数多了以后,反而开始思考出国的意义。大家都追求出国,但我究竟为什么要出国?我真的有必要出国吗?出国对我来说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放在我身上,似乎和外国人交往也没有什么必要了。我们总是本能地追求大家都想追求的东西,到头来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追求。很多时候,我们想要的太多。

所以最近我也在思考。几乎已经下定决心本科结束直接去读PhD的我,在UCLA CSST项目被拒以后产生了动摇。这个动摇并不是对于读PhD本身的动摇;相反,我更加想读PhD了。我怀疑的是直博这条路对我的适用性。诚然,大部分想读PhD的人都会想本科结束后直接去读PhD,“本科毕业被名校录取全奖读博”往往会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新闻,成功做到的人也都会被大家视作榜样。然而当我观察自己的本科阶段,发现的是为了准备出国读博我耗费了大量精力在准备材料、丰富经历、参与研究上面。我不是说做这些事情不对,但是每每想到我明知自己数理基础还有很多薄弱环节想补,自己还有很多感兴趣的专业书籍想潜心学习,却因为要准备出国而从未行动过,我就感觉十分矛盾,觉得自己在本末倒置。我在想,我是否应该抓住手边的保研机会,把时间都空出来去学那些自己想学的东西,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方向,研究生阶段再去专心做好研究,有了好的研究再去申请PhD,这才是“上好了大学”,而不是“被大学上”呢?不管怎么说,我想要的,似乎太多了。

IMG_0419

然而有人不是这样。我在港大结识的另一个朋友Z,也是对我影响最深的朋友,曾经喜欢一首歌,叫《历历万乡》。“城市慷慨亮整夜光,如同少年不惧岁月长;她想要的不多,只是和别人的不一样”,Z就是一个这样的人。我对Z的最初印象是个小透明,低调到我很长时间没有注意过。但后来我才知道,Z在原本的学校里也是一个大神级的人物,成绩好到拿国奖,英语好到很早搞定GT,技术好到我随便说什么都没有不了解的。我和Z也是在合作项目时逐渐熟悉起来的,几个朋友都说Z比较高冷,但那种冷静和默契让我怀念至今。我说不出来从Z身上学到了什么,只是我不再对什么满怀期待,不再喜欢炫耀成果,不再对一个人的生活心怀不安,开始品味陈粒和宋冬野的民谣,开始享受有条不紊地做自己的事,开始对人际关系顺其自然,开始在懒惰和低沉时告诉自己要像Z一样独立而平静地生活。在别人面前,我一直显得对交换的收获乏善可陈,但内心深处有一个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告诉我,这才是我最大的收获。

交换还有一个神奇的功能,就是让你提前体验到大学毕业的感觉。虽然只有一学期的相聚,但回想起考完最后一场考试后,一起去吃火锅的朋友们一脸轻松的表情,那种感觉真的让我想到了毕业,想到了我们也许以后永远不会再见了,想到了我将来也许不会再回香港,就如我将来也许不会再回哈尔滨。

现在我已回到工大,但我已不是我,我是被这四个月所有美好和遗憾重构后的我。在香港离开前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和Z好好告别,甚至没有意识到那是我们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所以,在香港的最后一天,我找到了L,和他在宜家吃了最后一次糖水,聊了最后一次天,约好一定要再见面,然后挥手告别,头也不回地朝着坚尼地城和香港大学,两个相反的方向,走了下去。这大概是我能想到的最完美的告别了。

IMG_0714

所以香港,你好,再见。IMG_0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