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竞赛

正式退役。

对不起,让大家失望了。临走前好多同学对我说“一定要拿省一”“拿不了省一就别回来了”诸如此类的话,虽然我没有太放在心上(不想再给自己增加压力),但在回来的路上这些话回荡在我的脑海里,昏睡间我仿佛听见一遍又一遍的询问,看到一个又一个期盼的眼神。可惜,我失败了。
作为一个失败者,当然就没有什么经验可说了。可以说的只有教训。
没有掌握学科特点。OI就是用电脑来解决实际问题,只要你在规定的时间和空间限制内把问题解决掉,就是满分。所以几乎每个题目都会有各种五花八门的做法,但只要能做出来,即使千差万别,它们也都是对的。虽然我了解这个事实,却没有把它当回事。这一个月,我寄全部希望于那本书,以为学完那本书一等奖就没问题了。但是我错了,而且是很严重的错误。书本不能帮我解决任何问题,只有实践、做题才是获取新知、快速进步的最有效的途径。书本,充其量只是参考。如果愿意,完全可以无视书上的做法。记得停课前我在贴吧发帖子,有人回复我说:“看书干嘛?看看算导,刷刷题,省一妥妥的。”但是我没有相信,以为他只是随便说说。而现在我对这个观点深信不疑。自己缺少经验,就不要总是怀疑别人的经验。OI的道路上,只有刷题、刷题、再刷题。书只能作为药引子,而不是真正起作用的药。我没有把握这门实践性极强的学科的特点。盲目热爱,盲目自信,最终吃亏的是自己。

继续阅读

NOIP2012初赛总结

昨天,NOIP2012,我的兴趣、特长以及高攀一节的希望所在,可以说就随着初赛正式拉开了帷幕。今年我们市的考点设在了德州一中的东校(still looking forward to the day when my school becomes the one)。


初赛的情况是惨烈的。考前我用了六天的时间来准备初赛,就是为了能考到80以上,甚至突破90。当时做了几年的初赛题,感觉也不错,挺有信心的。但是我忽视了限时训练,这实际上是很重要的一环。做那些题时我做得很慢,但这也没有引起自己的重视。最终结果是,我在考场上做得也很慢,前面花了太多时间,到后来时间不够了,越来越紧张,紧张到大脑一片空白,两个完善程序做得一塌糊涂。对照网上的标准答案来估分,我只得了65分左右。这和当初的预期相差很大,给了我不小的打击。

继续阅读

Take Chance

 (有足够耐心的朋友,不妨点开音乐慢慢看……)

 前段时间迷上了这首《睡莲》。并没有觉得它多哀伤,只是喜欢上了这种静而和的心境。那时很有感触,也想过写下来,只是苦于没有时间。(倒不如说是懒得写,晚上的时间大部分都用来上网玩了。)很后悔那时没有用文字记录下来,现在再听几遍,也找不到那样的感觉了。

[xiami id=”35600″]睡莲(すいれん)A Water Lily — 賈鵬芳[/xiami]

那大约是刚开学的前两周吧。我真的忍住了,没有想很多不切实际、没有用的东西,以平静的心态从容地学习。后来的生活就被一些事情打乱了,我甚至已经忘记了是什么事。
继续阅读

写在夏令营的尾巴

下午刚刚睡醒,暂时还比较清醒。
天阴沉沉的。是要下雨吗?听说很多地方已经下了大暴雨,比如德州,比如北京。
今天早上看微博,看到北京暴雨中市民们在微博上传递那种不知道用什么词可以代表的感情。那是多长时间没有见过的。见惯了老人摔倒的趁火打劫,突然见到各种有条件的市民帮助被困的人,提供免费住处和食物,竟然有些感觉不自然了。于是必然要出现道德沦丧者。据说一个人救济一男一女在他家住、避雨,第二天发现家里的苹果笔记本等被偷走了。不过,就像一位评论者说的,“我仅仅把它当成故事来听”。
中午走在去食堂的路上,几天不变的吃到吐食物依然无法阻挡我拍照的脚步。这是在昌邑一中的信息学夏令营的最后一天了。有些人今天下午就要走,而我们是明天走。很多人没有睡觉,很多人几近疯狂。午睡被楼道里似乎与往常一样的吵闹声吵醒,我突然想出一句话:这些甲状腺激素和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的人们啊,你们真的是来学习的吗?机房里的dota和cs又怎么样呢?

继续阅读

NOIP2011之路

又是很久没有写日志了,真的没有想到这段时间以来第一篇日志竟会是NOIP竞赛总结。甚至说,我根本没想过自己能参加NOIP。

信息学奥赛,在我心中一直都是一个梦一般的存在。似乎是在初三毕业时,我从闻达那里第一次了解了关于NOIP的事,但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光荣的OIer。在夏津这种小县城,我甚至觉得数理化奥赛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况且那时候我们这里根本没有人听说过“信息学奥赛”。

可是它确实就这么发生了。德州市所有学校第一次参加信息学竞赛。记得那是一个上午,我听说了这件事。当天晚上,学校就广播,招收NOIP学员。有一点点编程经验(现在看来简直比小儿科还小儿科)的我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我们班的信息组组长。想当年,我们班有20多个人在学。不过后来,他们就觉得越来越没意思,再到后来,就只剩十几个了。

 

继续阅读